全球十分之四的亿万富翁在中国,但…

在如何正确认识中国发展这一议题上,相关研究者存在着重大分歧。从2011年起,我一直生活在上海。由于新冠疫情,这一年来我待在土耳其。但我们在中国的公司是正常运营的,大家一般通过远程办公继续工作。因此,我也有机会在亚洲西部了解一些中国的最新发展。

生活在中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首先当然是令人振奋的。人们在迎接飞速变化的过程中充满了活力。我在中国的时候经常出差,走过并观察了将近30个省级行政区。还有4个省区我没去过,分别是东北的两个省、内蒙古和西藏。

我也有很多好朋友和像前中国驻土耳其大使这样的值得信赖的老师,以及上百名来自中国各地不同行业的同事,因此我能很方便地与中国人进行交流,了解中国的变化。在土耳其语中,有句谚语来形容这种情形:“在源头饮水”。

 

640-214

 

在中国,谁当家?截图来自united world

640-213

新时代的政策激发人们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愿望

在上海分公司,我有一个中国同事。她是上海本地人,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属于有房有车的中产阶级,在郊区还有套别墅。和她爸爸不一样的是,她不是共产党员。但是,由于她所受的教育,她能够站在公众立场,是一个比较客观公正的人。

2012年我刚认识她,我问她为什么不是中共党员,她认为与最富有和最贫穷的人不同,中产阶级缺乏获得感。她这种自我认知加深了我对中国社会的理解。

我注意到,2012年11月,习近平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受到广大普通民众的热烈欢迎。在我接触过的公交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工厂工人、店员和普通村民中,他们谈起这件事时都是眉开眼笑,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在过去的8年里,我们和那位上海同事一起会见了各级领导,开展合作项目,并一同参加国际会议,其中一些人也热情招待我们。我看到我的合作伙伴的态度逐渐发生着积极的变化。

随着对领导人的敬意和拥护的增加,她对共产党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2020年1月,在我离开上海的告别晚宴上,她说:“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我能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640-213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的“翻番”目标

在中共十九大上,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讲话是理解中国发展的指南。1978年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虽然让中国发展迅速,但也造成了社会的巨大不平等。讲话所强调的“新时代”旨在消除这些不平等和不平衡。

中国将中产阶级福利人口(the middle class welfare population)翻一番的目标放在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经济政策的中心位置。(观察者网注:国内一般称为中等收入群体,此处可见外界对部分国内概念的直接理解。)增加中产阶级的数量和经济实力也是政府新的“双循环”经济战略的承载支柱,该战略的重点是发展国内市场以平衡外部不确定性。

在中国,大约有4亿人被正式定义为中产阶级。中国国家统计局将年收入在10万元人民币(15200美元)至50万元人民币(7.6万美元)之间的三口之家定义为中等收入家庭。

这4亿人口相当于中国总人口的28.5%。现在的目标是翻一番。如果中国将中等收入人口增加到60%左右,达到欧洲生活水平的人口将达到8亿。这将创造一个比美国和欧盟总人口更大的内部市场。拥有如此庞大的购买力,将使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拥有巨大的经济影响力。

2020年11月25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首席经济智囊刘鹤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阐释新时期的经济政策。

 

640-215

 

刘鹤副总理所写文章的版面(来源:人民日报)

刘鹤写道,“(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对应不同的需求结构、产业结构和技术体系”,“经过长期努力,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1万美元,需求结构和生产函数发生重大变化……要求发展转向更多依靠创新驱动,不断提高供给质量和水平,推动高质量发展。”

刘鹤在文章中提到,在界定“新发展模式”时要着重强调改善收入分配,这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要发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带动作用,实施区域重大战略,建设现代化都市圈,形成一批新增长极……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对于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拉动结构升级具有基础作用。要坚持共同富裕方向,改善收入分配格局,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努力使居民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

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创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环境,在更高水平上引进外资”,并“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形成更加紧密稳定的全球经济循环体系”。

 

640-179

 

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 图自新华网

640-213

中国共产党优先考虑最贫困的人

中国的收入不平等被视为一个战略劣势,因为它限制了经济的增长,对以国外需求来增长国内经济保持依赖,并且破坏了社会主义改善工人生活的首要目标。

现在,中国政府的目标是把这种劣势转化为优势。中国大量的低收入群体有巨大的潜力来增加国内消费。

为了描述经济政策,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将“需求侧改革”作为新的术语提了出来。中国的“需求改革”不同于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上世纪30年代提出的克服“大萧条”的方式,因为中国正试图找到一种方法来解决工人阶级的消费不足,解决“生产过剩中的贫穷”问题。这一问题被马克思认为是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的原因之一。

政治局会议后发表的声明中,“资本无序扩张”的承诺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句话是一个信号,资本的过度获利已经扰乱了收入分配,应该得到限制。

在中国的税制中,税率根据收入的增加而增加。个人所得税的税率最高可达45%。然而,仅仅依靠高税率、税收减免措施和各种激励机制并不能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据报道,中国除了对贫困地区与社区转移更多资源以外,正准备进行全面的税制改革,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不断促进收入分配的公平。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AMR)已对中国大企业进行了罚款,因为这些公司未能就之前的收购行为向相关政府机构作出合理的声明解释。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制裁,明确体现了国家决定管控科技公司。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些公司从国家发展潜力中受益,并且把自己变成了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关键部分,从而其体量迅速增长。现在大家正在看到,这些公司更多地把资源转向公共领域,而不是转向个人财富方面。

在2020年11月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一份旨在防止大型科技公司出现垄断行为的监管草案。它将被载入史册,因为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全面的监管大型科技公司的法规之一。

 

640-180

 

因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阿里巴巴被罚182亿元。

640-213

结论:十分之四的亿万富翁在中国,但……

根据瑞银(UBS)投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PwC)去年发布的最新亿万富翁报告,全球每10名亿万富翁中就有4名来自中国。尽管与前一时期相比,亿万富翁的增长率有所下降,但是在2020年1月至7月期间,中国出现了36名新的亿万富翁。

中国的415位亿万富翁的总财富约为1.68万亿美元。这大约相当于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如果将这一财富综合视作单一经济体,它将是世界第11大经济体。

 

640-181

 

从2009年到2020年,中国内地亿万富翁的财富增长了1146%(瑞银投资银行和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截图)

中国财富增长的过程与资本主义国家并不一样。一方面,人们的福利水平在增加,另一方面,市场和人口规模之大导致了快速的变革。与资本主义国家不同,中国的这些亿万富翁并不掌握政治权力。因为有了拥有近 1亿党员的中国共产党,中国通过维护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在发展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中国正在艰苦奋战,以遏制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不断扩大的不平等现象。中国已经从一个极端贫困的农业国转变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新时代的治国理政表明,在中国,富人不当家(wear the pants),理所当然地由穷人当家。希望其他国家也这样。

本文来自观察者网,本文观点不代表有理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