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指数级增长的本质,寻找颠覆性创新投资机会

纵观近几十年的商业演变,在数字化和互联网时代,几乎所有今天的巨头企业都经历了令人震惊的指数级增长,其中背后有共性之处、增长的规律和底层逻辑,值得我们思考和分析
一个人只要掌握大约八十至九十个思维模型就足以解决90%的问题,让你成为一个够智慧的人。—— 查理·芒格《穷查理宝典》
在充满噪音和波动的资本市场,有极少数伟大的公司不断穿透牛熊更迭的资本周期,创出历史新高,他们是世界改变不了的公司,亦或是颠覆性创新和换赛道打法改变了世界的公司,是他们创造了资本市场大部分财富,推动了世界的进步。 
在科技加速发展的时代,感知变化、洞察时代的变迁,思考和剖析公司增长的逻辑,探究伟大公司指数级增长背后的秘诀,不断学习,构筑自己的能力圈,think big, think deep, think long,才能让我们收获更大的价值。
回顾过去60年的科技与商业变革,我们经历了由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主导的变革,这是影响硅谷最重要的定律。
摩尔定律,简单理解,就是每隔18-24个月,计算处理能力会增加一倍,但价格不变,这让技术不断更迭,计算无处不在。
梅特卡夫定律,即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或者说网络的价值以用户数量的平方速度增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腾讯、Facebook为代表的互联网商业模式。
2021年,我们进入了指数级增长新拐点的临界点,即数据与人工智能相结合,以自动驾驶、生物技术、太空技术为代表的,机器形成了指数级学习的能力,世界正在加速发展。

640-78

所谓指数级增长的本质是边际成本递减,边际效益递增,当一个变量从一个时期以固定比率增长时,指数增长就发生了。复利和指数级增长是经济学中基本规律。如何寻找下一个指数型增长投资机会?让我们看看指数级增长公司的背后共同规律。
芒格说,我们需要构筑自己的思维模型,探究伟大公司指数级增长背后的原理、思维模型和规律,这些普世的规律包括:复利、摩尔定律、梅特卡夫效应、双边效应、规模经济效应、协同经济效应、熵增定律、熵减定律、第一性原理、飞轮定律,等等。

640-77

复利:复利是投资界创造奇迹的法宝。查理芒格在提到普世的智慧时,第一条就是理解“复利”。爱因斯坦说:“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复利公式很简单:收益=本金X(1+利率)^执行次数。我们知道在国际象棋棋盘放米粒的故事,第一个格子放1粒米,第二格翻倍放2粒,第三格再翻倍放4粒,以此类推,下一格都是前一格的一倍,一直放到最后一格。最后米粒的总数达到惊人的1844亿亿!这就是复利的价值,也是指数级增长的秘密。
复利是底层和基础的思维模型,当一个变量从一个时期以固定比率增长时,指数增长就发生了。其中,最重要的参数就是利率和时间。当货币进行连续投资时,如果获得的是复利,那么就意味着过去的利息也产生了利息,能够赚取复利的货币呈几何级指数增长。
投资人必须用复利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因为长期价值投资是建立在复利模型之上,它促使我们选择那些持续产生复利增长的公司,用更长周期的思考,做长期价值投资,才能收获复利的超级回报。

640-76

摩尔定律:在IT产业里有两个摩尔定律:一个是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总结的广为人知的关于芯片性能每18个月倍增的定律,即,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
另一个则是由杰弗里·摩尔(Geoffrey Moore)创立的关于技术产品生命周期的定律,这里称为新摩尔定律。杰弗里·摩尔认为,购买那些大猩猩型的公司的股票,就是对那些占据市场第一位置的高科技公司投资;不要购买那些黑猩猩(Chimp)和猴子(Monkey)型公司的股票。因为市场将给那些大猩猩型的公司很大的市值,而那些尾随者的市值将低得多。这是对赢家通吃的一种解释。
摩尔定律不仅仅是对集成电路中元器件数量的增长预测,也是硅谷而在于其对未来发展趋势的一种分析判断。人类世界的计算能力正在以加速度方式上升,即,计算能力以指数级方式在增长。未来,比我们想象更快的速度加速驶来。摩尔定律是硅谷科技芯片公司们的金科玉律:忽视摩尔定律的公司纷纷被淘汰,紧随摩尔定律的公司则越来越强大富有。 
“梅特卡夫定律”:1993年,乔治·吉尔德在《福布斯》杂志上系统地阐述了梅特卡夫的关于网络价值指数增长的理念,网络的价值等于用户数量的平方,即著名的“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网络的用户量是竞争者的2倍,那么其价值则是竞争者的4倍。
梅特卡夫定律在数学上表示为V=kN^2,它表示网络的价值与网络中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V是网络的价值。N是网络中的节点数。K是价值因子。
特卡夫定律是网络指数级增长的普世规律,网络的价值和成员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线性增长的,而是指数级方式增长的。特卡夫定律和齐普夫法则两个模型都指向了一个原则——网络的连接规模的提升带来的回报是超预期的,是非线性增长模型,是指数级增长。其中,规模的意义比你想象的更加的重要。
指数级的价值——第一代互联网接入的PC存量设备数大约是10亿台,第二代移动互联网接入的智能手机存量设备数大约为30亿台,而5G成熟之后的IoT物联网时代,接入的数据保守估计将达到500亿台,按照梅特卡夫定律,由此产生的指数级价值是极其惊人的,这其中孕育着巨大的投资机会和投资价值。

640-79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的里德·洪特(Reed E. Hundt)说:“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为我们提供了理解互联网的最佳角度” 。中国科学院的三位研究学者2013年在《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腾讯和Facebook数据验证梅特卡夫定律》的论文。论文通过数据分析表明,网络公司的月活用户增长率和市场价值完美的体现了梅特卡夫定律。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龙头公司长期持续上涨的根本原因。作为投资人,我们深刻理解梅特卡夫定律所代表的一种指数级增长逻辑,思考连接背后的价值,思考平台效应和生态圈的价值。
双边市场效应:市场一边的用户在市场中获取的价值取决于另一边的用户的数量。比如,网络打车,用户越多,司机越多,司机越多,用户越多。双边网络效应通常会导致强者愈强,最后导致寡头垄断或者赢者通吃。
规模经济效应:你生产的产品越多,你服务的客户越多,单位产品、单一客户服务的成本就越低,这叫规模经济效应。规模经济效应是由成本结构决定的,固定成本占的比重越大,规模经济效应就越明显。规模经济效益是指适度的规模所产生的最佳经济效益,在微观经济学理论中它是指由于生产规模扩大而导致的长期平均成本下降的现象。
协同经济效应:协同效应Synergy Effects,简单地说,就是“1+1>2”的效应。协同效应讲的不是单品数量的多,而是商品种类的多。比如说,一个电商平台建成了以后,我只卖两千种产品和我卖两百万种产品,对于电商平台来说,这个成本没什么变化,但是我这个电商的固定成本分散到两百万个商家上和分摊到两千个商家上量级就不一样了。所以,这个叫做协同效应。

640-80

许小年教授在《商业的本质与互联网》提到的“梅特卡夫效应、规模经济效应、协同经济效应、双边效应”。这四大效益是互联网巨头指数级增长的背后逻辑和共同规律。理解这四大本质后,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社交网络和电商龙头会越做越大,持续多年的指数级增长,最终发展成为赢者通吃的生态级和超级平台公司。
长尾理论:最初由《连线》的总编辑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于2004年提出,用来描述诸如亚马逊公司、Netflix的网站之商业和经济模式。是指那些原来不受到重视的销量小但种类多的产品或服务由于总量巨大,累积起来的总收益超过主流产品的现象。在互联网领域,长尾效应尤为显著,我们身边的淘宝网和拼多多就是下沉市场和长尾理论的典型代表。 
熵增定律:熵定律是自然界的最高定律,包括熵增定律和熵减定律。熵增定律,是热力学第二定律,这是德国人克劳修斯和英国人开尔文提出的理论。他们发现在一个孤立系统里,如果没有外力做功,其总混乱度(熵)会不断增大。克劳修斯对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表述为:不可能把热量从低温物体传向高温物体而不引起其它变化。换种表述方法为:在孤立的系统里面,热量肯定是从高温流向低温,此过程是不可逆的”。 
熵增原理简单点理解就是一个孤立系统内,所有物质总是会自发从有序变成无序,就像时间流逝一样,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熵增定律被称为最让人沮丧的定律,这个颇有哲学意味的现象告诉我们:事物一定会自发地向混乱、无序的方向发展。 熵是用来度量混乱的,指事物的混乱、无序程度。熵增就是越来越混乱,越来越无序。所有的事物都是有生命周期,熵增定律是生命和非生命的终极定律。

640-50

熵减定律:熵减是熵增的逆形势。说的是在外力的作用下系统从无序推向有序的过程,即抵抗熵增的思维方式。物理学家薛定谔说过:“自然万物都趋向从有序到无序,即熵值增加。而生命需要通过不断抵消其生活中产生的正熵,使自己维持在一个稳定而低的熵水平上。生命以负熵为生。”所有的伟大公司之所以伟大,都在努力通过“开放系统、对系统做功”的熵减做法来抵抗熵增。熵增原理告诉如果我们不用熵减做法来抵抗熵增,我们将陷入平庸,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第一性原理:亚里士多德说:“任何一个系统都有自己的第一性原理,它是一个根基性命题或假设,不能被缺省,也不能被违反。” 第一性原理,好比树木的根基,没有人会看到繁茂枝干下的树根,但它决定了树的一切。马斯克是SpaceX和特斯拉的创始人,他在总结自己成功的原因时解释了第一性原理,他说:“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到世界的方式,也就是一层层剥开事物的表象,看到其中的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我们分析公司和问题,一定要基于第一性原理,去探究事物的底层逻辑和本质,不要被表象所欺骗。
幂律法则:指在任何一件事物中,极少数的关键事物带来绝大多数的收益,其他大多数普通事物只获得少量收益。人类社会相关的分布大多都是符合幂律分布的,我们常说的马太效应,长尾理论,帕累托法则、二八法则其实就是幂律分布思维模型的一种表现。

640-81

自然界的一些现象常出现正态分布,人类社会中会常出现幂律分布。现实世界是非线性的,而我们的大脑更容易使用线性思维去解读。事情是有重要性之分的,其背后对应的价值存在着幂律分布,幂律分布告诉我们,对一件事情起决定作用的,往往是少数几个因素,而其它大部分的因素都无关紧要。
重要的事情只占少数,其它的都是次要的,对于那些不重要或价值低的事情要勇于舍弃。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极少数重要的事件中,剩下的再分给其它。当我们把精力平均分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一个平均数。投资和资本市场亦然,极少数公司创造了大部分财富和价值,我们的精力和资源都应该配置到这些稀缺的公司上,才能收获价值。
幂律分布带来的启示主要有3点,第一,把最基本的事情做对就能够走得很远。投资中选择比努力重要,专注于能够持续复利增长的伟大公司,我们才能走得更远;第二,选择比努力重要,学会放弃,按照事情背后的价值程度来分配精力,而不是平均分配,把自己得全部精力和资源放到伟大的公司上来。第三,要事第一,优先学习核心概念和核心技能,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抓住了龙头,也就等于抓到了大钱。
幂律法则告诉我们极少数的关键事物带来绝大多数的收益,股市中真正那些稀缺的1%的公司往往创造了股市中大部分的超额收益,源于这些公司能够保持长期复利增长,形成指数级增长,其共性特点是:指数级增长,平台级生态,边际成本递减,边际效应递增。
齐普夫法则:1935 年美国语言学家乔治·齐普夫 (George Zipf)对高频词与低频词之间出现的频率,并根据使用频率对单词进行了排序。齐普夫发现,一个词的使用频率与其在频率排序中的位置成反比。因此,第二常用的单词的使用频率似乎是最常用词的一半。而排名第三的单词的使用频率约是最常用词的三分之一,以此类推。这一规律用数学公式抽象为V=k*n log(n),既价值和数量呈对数关系。齐普夫法则是描述价值和数量是非线性增长的关系,即:网络的连接规模的提升带来的回报是超预期的。当一个量在一个既定的时间周期中,其百分比增长是一个常量时,这个量就显示出指数增长。
飞轮理论: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提出的经营理论,要想使轮子转起来,最初必须使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让轮子慢慢启动,甚至开始的转动都看不出来,但是最初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随着飞轮的转动,它的速度会越来越快。直至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这个飞轮就会依照惯性自动转动,而且很难停下来。飞轮理论是一个物理效应,被贝佐斯用来指导亚马逊常年的经营。
互联网是20 世纪的一项伟大创新,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技术相结合,极大地改变了经济的运行方式和人们的生活方式。从零售、金融、通信、医疗,到教育、媒体、娱乐,经济和社会各个方面无不受到互联网的强烈冲击,行业结构和企业形态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摩尔定律、梅特卡夫定律和颠覆定律这三个密切相关的定律诠释了数字生活的影响力和前景。当我们理解上述原理和规律后,我们就理解了公司指数级增长的背后逻辑和规律。今天,我们进入了人工智能时代,多数人惊叹算法威力,只有少数人理解网络结构的价值和规律。
投资人寻找指数级增长的投资标的,我们将其分为两类公司,一类是改变世界的颠覆性科技公司:阿里巴巴、腾讯、微软、谷歌、亚马逊、苹果、特斯拉;另一类是世界改变不了的公司,他们掌握了特殊资源的公司,构建了强大的护城河,能够长期保持稳定和复利增长,譬如贵州茅台、可口可乐。
这些超级公司指数级增长,归结到最后,从财务角度可以理解为按照较高的年化复合增长率保持若干年的持续增长。我们以特斯拉、亚马逊、腾讯和贵州茅台为例,来分析指数级增长的背后秘密。
特斯拉是破坏式创新的典型代表,它改变了百年汽车产业和格局,重新定义了汽车、通过自动驾驶让汽车自己开车,改变了以石化为代表的能源结构,通过软件定义硬件,通过软件升级方式来提升产品性能和体验,将来通过共享出行服务,改变了传统汽车和出行服务的商业模式。特斯拉从2013年上市发行价17美元到2021年2月最高股价900美元,复权后是4500美元,涨幅高达264倍。分析师预测特斯拉在接下来五年将保持80%的复合增长率,在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特斯拉会保持跨赛道和多领域的领先地位,复利的指数效应和世界可持续能源时代的加速到来,会推动特斯拉成长为世界最大市值公司。在特斯拉背后,有马斯克常提到的第一性原理,集中体现了摩尔定律、梅特卡夫效应、双边效应、协同效应等一系列规律。
纵观亚马逊的发展史,一直遵循飞轮理论。从1997年亚马逊成立,最初几年负债累累,华尔街大部分投资人都不看好它,但是贝索斯依然只注重客户,并且不断向外扩张。直到2002年,亚马逊才开始盈利。到2004年后,亚马逊的销售开始飞速增长。到2018年,亚马逊冲到了千亿美元帝国,成为继苹果之后的第二大千亿美元市值的帝国。苹果从零到千亿美元花了38年,亚马逊用了20年时间,并且前面的十年都是不盈利的。如今苹果的市值超过了2万亿美元,亚马逊的市值超过了1.5万亿美元,这就是贝索斯坚持使用飞轮理论无边界发展的结果。

640-82

腾讯是节点数与网络价值指数级增长的典型代表,腾讯拥有中国最多人使用的社交软件微信,拥有超12.1亿的月活用户,根据梅特卡夫效应,腾讯网络和流量的价值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腾讯于2004年上市至今回报超过了680倍,腾讯上市时PE是20倍,当前PE是39倍,估值系数提升了一倍。同时间,腾讯的净利润由上市时的4.4亿增长至2019年的933亿,大概增长约211倍,15年内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42%。过去15年,腾讯市盈率区间是25-60倍,当前股价差不多是市盈率区间的中间,腾讯的上涨主要是由其自身业绩增长所推动,只有少部分来自估值系数提升。
贵州茅台,贵州茅台在2001年上市时营业收入只有16.2亿元,到2019年,18年的时间营业收入已增长至854.29亿元,增长了52.7倍;净利润从3.42亿增长至414亿,增长了121倍,年复合增长率为30.52%。尽管茅台受到产能限制,但是茅台具有提价空间,可以跑赢通货膨胀和指数,展望未来十年,茅台仍然有望年化15%复合增长率。茅台是依赖中国单一巨大市场而快速成功的企业。最核心的资源,一个是品牌,一个是酱香型酒产品原产地的不可替代性,基于茅台的文化特点、网络效应和供需关系,实现超长的指数级增长。
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指数型增长具备两个条件:1、具有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优势;2、边际成本递减,边际效益递增。数字化平台企业天然有这两个条件,当平台一旦建立链接和用户的网络效应,便很难被其他企业超越。
特斯拉、亚马逊、腾讯、这些数字化企业指数增长有三个特点:第一、数字化企业,通常都是构建了平台,完善了平台生态,基于生态闭环,为生态内企业创造价值,不断通过规模效应,完善并丰富生态,最终利用数据创造价值,打破传统产业边界,进一步规模化,实现超常规增长。第二,平台型企业,在平台建立和生态建立这个环节属于构建基础设施阶段,而基础设施通常是垄断的、不可替代的,具有稀缺性的资源。一旦平台生态建立,就具备了不可替代性。第三,生态级效应,当生态建立后,形成规模效应,降低边际成本;网络效应导致边际成本趋近于0;完善的平台生态,各种类型的用户,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了解用户需求,根据用户需求精准推送用户需要的信息内容和服务,大幅降低新业务的风险,降低业务的营销成本。综合各种因素,数字化平台企业的业务边际成本递减,边际效益递增,形成指数级增长。 
通过分析指数级公司增长背后的规律,我们清晰的看到伟大公司背后的逻辑和增长规律。而新技术、破坏式创新和换赛道打法是新时代获得指数级增长的常态。

640-51

1997年,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创新理论大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教授在其名著《创新者的两难》一书中提出了“破坏式创新”。哈佛大学的奥地利籍经济学教授约瑟夫· 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认为,创新是对现有经济与行业格局的破坏,即“创造性毁灭”, 破坏性创新是一种与主流市场发展趋势背道而驰的创新活动,它的破坏威力极为强大,一般成果的企业都难以适应这类创新带来的挑战。破坏式创新是典型的换赛道打法,一旦成功,则意味着赢者通吃。以现有企业心态与利益机制,很难突破这种破坏性创新所造成的两难困境,企业需要以体制外另起炉灶的方式来推动这种创新。
比尔盖茨反复讲过的名言:“人们总是高估了未来一到两年的变化,低估了未来十年的变革。需要指出的是,新技术变革和技术成熟曲线,遵循Gartner技术成熟曲线。在投资的时候,投资人需要深谙并遵守技术成熟曲线的自身发展规律,否则,会陷入科技创新成熟度的陷阱,过高的预期会导致泡沫,一旦泡沫破灭,会引发股价崩塌。

640-83

我们处于一个加速变革的世界,作为投资人,我们需要基于长期主义思考投资机会,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寻找那些保持不变和推动世界快速变革的公司,找到那些能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保持指数级增长的公司。
Actual investors think in decades. Not quarters. 真正的投资者以十年为单位思考,而非以季度为单位。超级投资人需要深度思考和抓住接下来10年最大的变革和投资机会:Think the big changes in next 10 years. 思考变与不变,变化的是什么?不变的是什么? 
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在早期并不流行,不为主流所重视,这些创新者初期都很弱小,在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只能另辟蹊径,通过颠覆性创新和“换赛道打法”,找到自己的生存机会。我们需要感知和理解这个世界的变迁,在重大变化之前做出研判,重视破坏式创新带来的变革,相信常识和趋势的力量,勇于学习和改变自己的认知。如果我们基于十年去思考战略级的投资机会,那么市场上绝大部分的投资者将不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将看清巨浪来袭的主攻方向,抓住主流和拥抱超级投资机会。
ARK Invest是华尔街颠覆性创新投资的代表机构,ARK Invest 将 “颠覆性创新” 定义为,引入一种具有技术支持的新产品或服务,该产品或服务可能会改变世界的运作方式。ARK在 《Big Ideas 2021,改变世界15个颠覆创新》报告阐述了新兴技术和创新赛道的投资机会,包括:深度学习、数据芯片的革新、虚拟世界、数字钱包、比特币、电动汽车、自动化、无人驾驶网约车、无人机送货、轨道航空航天、3D 打印、长读测序、多种癌症筛查、第二代细胞和基因疗法。归纳起来,主要是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生物技术、太空技术等赛道的投资机会。
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Facebook和SpaceX最早支持者,Founders Fund创始合伙人。作为硅谷最知名的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认为,“90年末的互联网泡沫结束后,人类一直没有跨入真正的“新经济”,2020年的疫情和危机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2021才是21世纪的第一年,这一年新经济将真正代替旧经济。技术会在2021年展现出效果,至少在整合,即使有风险。掌握真正核心技术的革新科技,例如新能源、生物技术等领域开始在SPAC上市等更加灵活的融资形式中迅速崛起。”
站在2021年,展望未来,9大指数型技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网络、机器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3D打印、区块链、材料科学与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加速驶来以人工智能、网络技术、生物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化浪潮是巨浪袭来。以特斯拉为代表的自动驾驶快速驶来,mRNA技术的新冠和肿瘤疫苗,基因编辑Crispr为代表的生命技术公司正在加速发展。特斯拉正在颠覆百年内燃机时代,改变世界能源结构的变革,以基因编辑和mRNA、脑机接口为代表的生物技术有望治疗顽疾,延长人类的寿命,以SpaceX和Starlinks为代表的太空技术,正在以加速度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指出,人类进入21世纪后,曾经几千年威胁人类生存发展的瘟疫、饥荒和战争已经被攻克,人类未来的新三大议题:追求永生、追求幸福快乐、升级成为“通过生物基因技术,加上算法技术重新改造的新人类”。 
接下来人类进入了ABCDE的时代,A是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是生物科技: Biotech, C是清洁能源和云计算,Clean tech and cloud,D是大数据 big data, E是智能电动汽车 Smart Electric Vehicle。其中,人工智能、延长寿命、太空移民是科技突破的主攻方向
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在未来30年里,超级智能一定会诞生,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大事。人工智能、多模态交互、大数据、深度学习、自动驾驶技术快速融合和发展,将改写和重构基于互联网构建的经济秩序,产生指数级的增长。如果超级人工智能嵌入到可动的设备中,就是机器人,一台能够自主行使的机器人,那么我们的世界和生活将发生巨大的改变。未来30年,智能机器人的数量(包括智能汽车)会超过人口总量。我们将在世界上大多数主要城市和许多次要城市广泛部署自动驾驶电动汽车车队,拥有一辆私家车会从必需品变成奢侈品。在大城市,私家车将不再是大多数人的主要交通工具,而自动驾驶Robotaxi将成为主流。到2050年,与无人驾驶相关的经济活动规模将超过7万亿美元,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提供的快递和商业物流服务规模将达到约3万亿美元。这种“客运经济”最直接的表现是“运输即服务”,用租赁、共享结合地面的自动驾驶和空中的无人机来达成获利,改变整个交通出行生态。在这个超级赛道中,特斯拉是最有机会的选手,将引领自动驾驶和可持续能源时代。代表公司:特斯拉、谷歌。

640-84 

清洁能源成为主流:世界能源结构正在发生变革,随着光伏能源转换效率的提升,成本和价格的不断下降,以光伏、储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将逐渐成为主流,碳中和已经成为各国政府的目标。需要指出,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革命不是孤立进行的,与它并行和衔接的是新能源革命,是新一代移动通讯,是交通革命和智慧城市,支撑汽车革命的是移动互联网、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这些因素和汽车的变革交融互动,使新能源汽车改变世界的前景越来越清晰和明显。未来的汽车是存储和消纳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强大载体,是把以光伏、风电、水电为代表的绿色能源、智能电网、未来出行、新一代移动通信连接在一起的纽带,是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是拉动智慧进步和产业升级的支柱型、引领型产品,它有极强的能力广泛吸纳信息化、网联化、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以及新技术、新材料、电子电力、先进制造等方面的新发展新势能,成为众多产业融合创新的一个大平台,是一场立体式的变革。代表公司:特斯拉、宁德时代。 
生物技术:生物技术是一个“具有很大前进空间而未受足够重视”的技术,随着mRNA和基因编辑等新技术的发展,成本的下降,肿瘤的预防和治疗、生物物种的进化,生物技术将重新定义物种,重新定义制药和治疗方法,将极大改善人们生活,延长人类的寿命,推动人类社会指数级增长。为什么近千年人口会如此持续地进行指数增长?这主要源自出生率和死亡率平衡的打破,特别是由于医学的进步使人类的死亡率大大降低。地球可以承载的资源有限,人类必须思考自己的未来。

640-86

世界人口的指数增长曲线 
方向一:mRNA时代:信使RNA是由DNA的一条链作为模板转录而来的、携带遗传信息能指导蛋白质合成的一类单链核糖核酸。以细胞中基因为模板,依据碱基互补配对原则转录生成mRNA后,mRNA就含有与DNA分子中某些功能片段相对应的碱基序列,作为蛋白质生物合成的直接模板。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于2020年12月11日授权一款运用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术研制的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许可,这揭开了mRNA疫苗时代。mRNA技术会重新定义疫苗、肿瘤预防和治疗,重新定义药物和制药方法。代表公司:BioNTech Se(BNTX.US), Moderna (MRNA.US),Curevac Nv (CVAC.US)。

640-85

方向二:基因编辑:CRISPR,中文意思是“规律间隔成簇短回文重复序列”。基因编辑是一种对生物体基因组特定目标基因进行修饰的基因工程技术或过程。CRISPR是生物科学领域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这种突破性的技术通过一种名叫Cas9的特殊编程的酶发现、切除并取代DNA的特定部分。CRISPR/Cas9基因编辑系统以其能够高效率地进行定点基因组编辑,在基因研究、基因治疗和遗传改良等方面展示出了巨大的潜力。
CRISPR技术可以纠正导致疾病的基因错误,可以消除导致疾病的微生物,可以复活某些物种,可以根除地球最危险的害虫,可培育更健康的新型食物。基因编辑技术将改变我们的星球,改变我们生活的社会和周围的生物。在个性化医疗领域,CRISPR技术推动了多款个性化药物的发展,帮助病人获得更好的治疗。通过修复基因突变,CRISPR有望治愈一些严重的遗传疾病,如镰状细胞贫血。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用CRISPR去治疗其他单基因突变导致的遗传疾病。在接下来的10年里,CRISPR将更加融入生活——从我们吃的食物到医生给我们推荐的治疗方案,它的应用将覆盖整个生物世界。治愈癌症的方法可能很快就会出现,有些癌症可以通过细胞疗法得到功能性治愈。新的、可靠的检测方法应该能够很早就发现癌症的形成和位置。通过早期诊断,癌症作为死亡的主要原因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根除,人类寿命有望大大延长。代表公司: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创立的Crispr Therapeutics,张锋教授创立的Editas Therapeutics。
方向三:脑机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BCI),指在人或动物大脑与外部设备之间创建的直接连接,实现脑与设备的信息交换。2020年8月29日,埃隆·马斯克自己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找来“三只小猪”向全世界展示了可实际运作的脑机接口芯片和自动植入手术设备。如果未来该技术持续发展并获得成功,这将是一个划时代的令人振奋的突破!脑机接口是人与机器的全新沟通与互动方式,利用脑机接口的存储技术,将人类需要的知识全部存储入脑机接口芯片,利用脑机接口技术中的无线传输功能,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接受任何我们感兴趣的东西,控制任何具备信息通讯能力的设备与机器,实现万物互联和知识共享。代表公司: Neuralink。

640-87

太空技术:“把人类送上火星”作为太空技术公司的目标,以物理学思维核算火箭成本,要以1/10价格甚至更低的成本制造火箭,重复利用飞行器,从而减少太空旅行成本。SpaceX通过回收和重复利用火箭,极大降低了火箭和卫星的发射成本,整个地球低空轨道将被数万颗低成本重复发射的通讯卫星所覆盖,当天空中的星链与地球上的智能设备联网后,一个覆盖全球任何地域的立体空间的物联网形成了。根据梅特卡夫效应,这个低成本的全球网络将会发挥更高的通讯效率,AIOT万物互联和网络将产生指数级的商业价值。按照马斯克的规划,人类将在五年半后登陆火星,这个跨越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要伟大,人类将进入星际旅行,进入“太空殖民时代”。代表公司SpaceX、Starlinks星链计划。
比特币和数字支付:比特币是中本聪在2008年11月1日首次提出,于2009年1月3日正式诞生。比特币是一种P2P形式的虚拟的加密数字货币。点对点的传输意味着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当货币超发和通货膨胀成为常态后,数字货币成为主流,比特币的投资机会从小众投资标的逐渐被主流机构所重视和青睐,包括特斯拉、Square 等都对比特币进行了投资,纳入了资产负债表,这为上市公司部署比特币作为现金的合法替代品指明了方向。随着比特币获得了更多的信任,比特币的价格将继续上涨,传统的金融体系和信用体系会发生变化。数字支付将成为一种常态,网络支付通过物理学的正反馈效应使得用户以指数的速度增长,传统货币成为历史遗物。代表公司:蚂蚁支付宝、腾讯支付,Paypal支付将成为主流。
彼得·戴曼迪斯和史蒂芬·科特勒在《未来呼啸而来》(The Future Is Faster than You Think)写到,9大指数型技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网络、机器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3D打印、区块链、材料科学与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互相融合会带来巨大的变革力量,将会完全重塑我们的生活方式与商业模式。零售业、广告业、娱乐业、教育、医疗保健、长寿、商业、食品业等8大行业指数型变革的未来。

640-88

当颠覆性技术扑面而来时,我们必须改变的传统产业和思维模式,迎接商业、教育、医疗健康等行业即将产生的剧变。站在2021年,我们很难想象当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虚拟现实、材料技术、量子计算与3D打印、区块链和全球千兆网络和星链技术相互叠加时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此刻即未来,科技进步的速度远超我们的想象,从现在开始的下一个10年,我们将经历比过去一百年创造的财富更多,更让人脑洞大开、叹为惊止。让我们展望一下接下来十年会发生的重大变革,这些新技术让人类以指数级方式增长,随着指数级的增长,人类社会的财富也会呈现指数级增长。十年前,我们很难想象世界上会有2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随着科技以指数级加速度发展,接下来人类历史上会出现十万亿美元,甚至几十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640-52

纵观人类的发展曲线,人类经过工业革命和信息化技术的第一次拐点。今天,人类站在了第二次拐点的临界点上,基因编辑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基因技术和算法的碰撞很可能在某个瞬间就能完成人类从“智人”到“人工智能与生物技术结合的超级新人类”的升级,通往第二拐点的时间很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短得多,我们可以更大胆一点——我们很快能够迎接第二拐点的到来,进入马斯克推动的人类步入火星的太空移民新时代。
线性增长正在被指数型增长取代,指数级增长的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每一个人和组织,只有掌握指数型思维,理解指数级增长背后的基本逻辑和规律,利用大趋势的长周期和确定性来抵抗和熨平自己心理、情绪和市场小波动的不确定性,才能应对呼啸而来的未来!未来正在呼啸而来。只要我们不断学习,探究指数级增长背后的本质,遵循商业规律和科技趋势,克服人性的弱点,看清颠覆性创新的投资机会,坚定地拥抱科技、消费、医疗和创新主动脉,与引领浪潮的杰出企业家和龙头公司站一起,与智者同行,做时间的朋友,我们将成为巨浪来袭的超级赢家。

本文来自投资银行在线,本文观点不代表有理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