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铺装塑胶跑道起步,80后企业家的逆袭之路|委员故事

640-29
一个月前,有着20余年烟龄的钟高明决心戒烟,“用行动发出倡议,将烟钱省下来做公益”。这位来自湘西大山的企业家,从铺装塑胶跑道起步,10多年来专注于两件事——生产好塑胶跑道,当好公益人。

因为体会过贫穷的苦,所以希望给予穷困学子更多帮助;因为感受过有毒地胶的危害,所以立志研发环保的体育用品,作为湖南优冠事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钟高明一步步向着目标前进。
  2016年,钟高明荣获“感动湖南十佳人物”称号。在这位新任省政协委员看来,“作为一个企业家,应更多地关注公众,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走出大山的“穷小子”
  1981年钟高明出生于桑植县一个贫困家庭。因父亲卧病在床,母亲用柔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连满足温饱都成问题”。在钟高明的记忆里,时常会浮现这么一个场景——夜色下的山泉潺潺流入春种的梯田,母亲和姐姐在前面拉犁,自己扶着犁把在后面推,母子三人花了一晚上时间犁完了整块田。

“家里买不起牛,如果秧苗没有及时种下,一家人就没得吃,只能靠人犁田。”钟高明明白生活的艰难。

1998年,17岁的钟高明走出湘西,进入湖南粮食学校学习。3年后,学工程财务会计的他,成为省体育科学研究所下属企业的一名员工。

那时,不论是挖泥土、烧电焊、接水管,还是技术要求高的铺装运动场地胶,钟高明都肯做、敢钻,各个工种的活儿都不在话下。

“别的工人在业余时间抽烟、打牌,只有他在看书。我想这个年轻人有学习的劲头,就差不到哪里去。”当年担任省体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的贺辉对钟高明印象深刻,并将他收为徒弟。

这个爱钻研的徒弟,没让师傅失望。

2003年,长沙城运会前夕,公司承接了8个网球场的修建。期间,有一道工序不可少,也很关键,就是手工打磨塑胶地面,将地面耙平;如果地面不平,将影响到网球场的交付使用。

这项工序耗时耗力,但城运会在即,如何在最短时间里,耙平8个网球场的地面?贺辉犯了难,他让钟高明也想想办法。

第二天,钟高明告诉贺辉,问题已经解决,贺辉惊讶不已。

“他反复琢磨并实验了多次后,用摩托车拖着一个大磨盘,在网球场上来来回回地拖着走。”贺辉说,这个方法不仅节省了人力物力,还大大提高了效率。

对于自己的爱徒,贺辉赞赏有加,他还说起一段往事。

钟高明曾负责单位的材料采购,不少供货商因此找上门来给他送礼,希望在价格上能开点“绿灯”,却都被他断然拒绝。

640-27
一波三折创业路
  2005年,积累了一些修建体育场馆的技术和经验后,钟高明辞职创业。北京举办奥运会,体育产业迎来重大商机,各地掀起修建体育场馆的热潮。钟高明瞄准商机,带着一支7人的施工队来到广东修建体育馆,谁知甲方拖欠工程款,耗时8个月的工程,仅支付了1万余元。

初入商海,钟高明就亏得一塌糊涂。

“再怎么样也不能拖欠工人的血汗钱。”钟高明拿出积攒数年的8000元积蓄,又向亲戚朋友借钱,才给工人发了工资。

负债累累的钟高明,连着一周在招待所吃挂面,让他的姐姐心痛不已:“叫你别辞职,你要辞职,结果让别人骗成这样。”姐姐又拜托朋友将钟高明从长沙接到吉首另找工作,以便照顾他。

“姐姐朋友打来的电话,我压根就没接。这个行业正在兴起,肯定还有人要找我做事。”钟高明铁了心要在体育场馆建设行业做下去。

一年后,钟高明与朋友合伙创办公司,主营体育场馆跑道修建。到了年底,本以为可以拿到几十万元分红的钟高明,却再遭“意外”,合伙人竟然跑路,一年的辛苦全打了水漂。

“当时,我老婆生孩子的钱,都是小舅子给的。”钟高明回忆,那时妻子快要生产,兜里却没钱,不得不去工地工作,而赚来的1000多元只够妻子顺产,谁知医院通知需要剖腹产,只能向小舅子借。

说到这,钟高明眼眶泛红,“那时要多苦,有多苦。”

接连的失利,却没打败这个瘦削的湘西汉子。2007年9月,正值开学季,已转行卖电话卡的钟高明接到一个电话,“先付订金再施工,绝不会让你垫钱,也不会拖欠工人工资”。

一番犹豫后,钟高明答应了下来。这一次,凭借1万多平方米的体育场馆铺建,他赚到了创业以来的第一桶金。

2010年,在市场站稳脚跟,并组建团队后,钟高明成立了自己的企业。

早年的创业经历,让钟高明对企业发展有了更多感悟,他给自己定下两条规矩:不管工作干得如何,只要年轻人有生活所需,都可以找他;企业运作过程中要以诚信待人,不能骗人。

如今,在钟高明的企业里,80后、90后是主体,每位员工都持有公司股份。贺辉说钟高明为人实在,钟高明却说,相比其他人,自己更能体会年轻人奋斗的艰辛和苦处。

以身“试毒”赢商誉
640-26
  2009年,在铺装一间兵乓球室的地胶时,钟高明突觉胸闷气短,晕倒在现场,醒来后好一阵才缓过劲来。之后,他多次请专家做材料检测,发现市面上很多供应商提供的材料都有问题。

专家说那些材料中所含的苯和TTI在封闭环境中,对人体有影响。”这坚定了他研发环保高效材料的决心。

2013年,钟高明和多名博士、硕士等组成研究团队,在长沙县一个小院子里,对传统塑胶跑道的聚氨酯材料进行改良和突破。

“我要做一款没有毒的产品。”钟高明边学习,边研发。

一年后,团队成功研制出改性TPU运动场材料,填补了国内外空白,成为体育场馆铺装行业的替代产品。该材料推向市场后,当年年底就有了数千万元的销售额。

还在研发过程中,就有人提出尽早将环保材料投入市场,钟高明却一口拒绝:“运动场地的建设,关乎每个孩子的健康,必须要谨慎对待。”

2016年,“改性TPU运动场材料”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同年,令人震惊的“毒跑道”事件爆发,唤起国人对安全体育的呼声,也让塑胶跑道行业一片沉寂。

这一年的8月,钟高明带着研发的材料前往印度参加体育产品博览会,却遭遇冷待,“你们制造的是毒跑道,我们不愿意销售”。

“我们的产品不仅符合检测标准,更是‘无毒’产品。”钟高明底气十足地回应,随即他拿起参会的改性TPU材料板放进嘴里,以身“试毒”。

这一举动,震惊了在场的参展嘉宾。很多印度商人,给钟高明竖起了大拇指。

近年来,钟高明出资200万元设立助学基金,并从销售业绩中按每平方米计提0.1元不断充实善款。

“技术革新的归宿是人类福祉,一个现代企业家必将肩负与之匹配的使命。深据内心的道德法则让别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成为他的灿烂星空。”2016年,钟高明获“感动湖南十佳人物”称号,颁奖词这样描述。

“如果让孩子们站在毒跑道的起跑线上,不仅会丢掉一个企业家的操守,更会失去一个普通父亲的尊严。”这正是钟高明的初心与坚守。

对 话
湘声头条:您曾在企业内部发起“一对一结对子”帮扶贫困学生的活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钟高明:我就是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贫困生,非常了解他们的困难。考上中专那年,因家贫想要辍学,姐姐把在外打工的钱全都拿出来供我读书,学校也给我申请了一些国家补助,才得以求学。在我看来,企业的价值不仅仅是促进行业的发展,更要扶贫济困。

  湘声头条:几年前发生的“毒跑道”事件,对塑胶跑道行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钟高明:对行业来说,更多的是危机。当时,教育部一度叫停塑胶跑道的施工。后来,国家、各地政府和教育、质监等部门在标准的制定、招投标的流程及产品的监测方面进行了严格规范,才逐渐恢复施工,塑胶跑道的市场逐渐从沿海向中西部转移。

目前在湖南,塑胶跑道的建造有3个标准,分别是国际标准、新国家标准,以及湖南地方标准,其中以湖南地方标准最为严格。中国制造也能生产出质量过硬的优秀产品,关键在于企业家如何在企业发展和市场竞争中保持初心,我的初心就是为推动体育事业发展作出贡献。

湘声头条:作为新一届省政协委员,有何履职感受?

钟高明:我在2011年至2013年间,曾担任过桑植县政协委员。政协的平台让我成长不少,也多了一份责任。

因为身处体育场馆建设行业,所以我的建议与自身经历相关,比如反映承建商为追求低价,选用废轮胎、废电缆及医疗垃圾等添加到学校运动场建设材料中的问题;比如还围绕企业税收、市民出行等多方面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我还在政协云提出多条微建议,均得到回复。

今后,希望能更多地为民生热点问题建言献策。

本文来自湘声头条 ,本文观点不代表有理想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